QingGan青柑

cp永不逆

【天官赐福x杀破狼联动】在天上飞多了总是会遭报应的 p1

日安这里离殇♡:

*哈哈哈这什么沙雕题目(。


*具体戳前文w仍然随性仍然疯狗脱缰()试读了一下发现画风扭曲(?)


*轻松搞笑向绝对不刀,小长庚下章冒泡


—————————————————————————


  安定侯爷现在很懵逼,非常懵逼。




  他不就是护送紫流金车队的时候跟沈易那帮人划拳输了背鹰甲出来探个路吗?这给一道雷劈哪儿去了?




  敢情玄铁还有引雷之奇效?




  (金属导电啊大帅/滚)




  按他年轻时一天到晚大梁全境飞来飞去的惨痛经历来看,应该不会有如此金碧辉煌的地方他一点儿印象也没有。




  要有也得给李丰拆干净了。




  而且他不用药以后耳目的确是在慢慢恢复,但也没有现在如此清晰。




  想到这顾昀心里咯噔一声:坏了,不会一把老骨头给直接劈散架了吧?长庚怎么办?




  正在瞎操心,前方突然转出一人,眉目温和,白衣黑发纷飞,远远冲他打了个招呼:“你好啊。”




  此人正是谢怜。




  之前说到上天庭每每有新贵飞升都会震三震,那口爱凑热闹的钟——之前还被慕情劈了一次——也会咣当咣当响。上天庭一年到头亮得刺目,跟鬼市一样不分白昼黑夜。苦了谢怜刚睡着没几个时辰就被喊醒,说人手不够,灵文殿太忙,南阳和玄真太不会说话,你帮忙接一下。




  明显能看出花城得知此事之后的笑容假得令人脊梁骨发寒,谢怜临走前无奈给他顺了顺毛。




  血雨探花十分幼稚地试图把自家哥哥圈在怀里不让人走,被温柔地挣开,只好闷闷不乐道:“哥哥早点回来。”




  谢怜忍俊不禁,笑着应下之后便匆匆出了门。




  此时看到面前此人,只觉五官清秀,十分俊俏,却披了一身造型奇怪的钢甲,杀伐之气略重,默默斟酌了片刻道:“敢问将军何名?”




  “顾昀,字子熹。请问道长此为何地?”顾昀一推琉璃镜收拾出一个正人君子的表情出来。




  “仙京。”谢怜微微有些惊讶,“顾将军不知道自己已经飞升了吗?”




  顾昀感觉自己被一道雷劈傻了:“什……什么?飞升?”




  “是的啊……我算是个很不称职的神仙了,经常下界溜达的,民间画本子很多的啊?”谢怜迷茫。




  顾昀努力回想了一下在京城闲下来的日子,似乎大概可能好像是没有见过的。




  “这是叫什么……穿越么??”顾昀很少经历这种心里没底的感觉,故作镇定地咳了一声:“这……那敢问这位上仙是?”




  “不敢,一介破烂仙人罢了,姓谢名怜。”谢怜拱手道。




  ???没听说过。




  顾昀没敢说话,两个人正大眼瞪小眼,远处一名男子一身皂黑,向此处狂奔:“太子殿下!大事不妙!搞错了!”




  谢怜扶住差点冲过头的灵文道:“灵文啊,你先别慌,天劫怎么会搞错的……”




  “就是搞错了啊!”灵文颇为苦恼地抓抓头发,“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顾将军你先跟我来,我有事跟你说。”




  走之前还回头道:“太子殿下你要是想来就来吧,到时候可能还得把他送回去。”










  顾昀到现在没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努力整理了一下自己好久没动的脑子,得出一条结论:自己被一道迷糊的天劫劈错了,莫名其妙地飞升成了神仙。




  当然他自己心里还是更偏向自己被劈晕了在被抬回京城的路上瞎做梦,但是这番动静已经超出了他狭隘的想象力。




  好不容易跟上前面健步如飞的灵文,对方一拐进了殿,顾昀跟上去却只见到一个黑衣女子,眼角眉梢十分冷硬,没好气地看着他:“怎么,没见过男相么?”




  对方似乎心情不太好,安定侯虽然一脑门官司,但对着女子也不好发作,皮笑肉不笑地回了个歉。




  灵文头疼地揉揉太阳穴:“抱歉啊刚刚暴躁了点……我这实在太忙,莫名其妙出了这么一件事……不说了,这本册子你翻一下,是不是你们大梁的人?”




  顾昀有心喊一句我也不是大梁所有人都认识,结果不知造了什么孽随手一翻就翻到了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名字。




  李旻。




  心里狠狠地一揪,又翻了几页,连沈易陈轻絮和了然和尚都看到了,默默点头。




  “那就对了……你跟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灵文把册子抽走,“估计是你在我们这应该是有飞升倾向的,天劫错了世界之后直接奔着你去了,现在可好,把你们那也划进我们的管辖范围了……怎么样,是在这里待着,还是把飞升的机会让回给那个人?”




  “让了还能回去吗?”顾昀苦笑,“希望灵文上仙百忙之中能抽空帮顾某找个回去的方法,我也不在乎什么神不神鬼不鬼的,好好过日子就行。”




  心里默默补了一句:“反正都这把年纪了。”




  “嗯……好吧,如果有什么不放心的,可以托个梦给亲人,具体还有什么事你去问太子殿下吧,就门口那个。”灵文若有所思道,“他可是个奇人。”




  “奇人可不敢当。”谢怜笑吟吟跨进殿内,被堆成山的卷宗吓了一跳,“你们这怎么越来越忙了?”




  “人少了小一半,中天庭那又没什么用,我有什么办法……”灵文道,“现在偏头痛越来越严重了。太子殿下你先带他逛逛介绍介绍,我还有事。”




  “这……好吧。”








——tbc



评论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