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ngGan青柑

cp永不逆

舌尖上的天官完结篇——食物与生活

甜!甜炸了

北寻子都:

这就是一个特别篇,完结了纪念一下,都是自己瞎想八想的,没有舌尖体。

——关于天眼开

天眼开是一个成名道士,说是法师也不为过吧,反正他一生就犯过一个错误。就在此时,当他被戚容叫过来的时候,他缺少了最基本的危机意识。

一脸懵逼的他玉丸入腹时,还满脑单纯地想收了谢怜,感受着玉洁冰清丸在腹内爆炸,他缓缓闭上眼,失去意识前只想着:

愿天堂没有谢怜_(´ཀ`」 ∠)_

百年之后,天眼开寿终正寝,魂归地府,阎王看他有些微薄的功德,许他上天看一看。

但当他终于实现了毕生的梦想,来到仙京之时,却看到了谢怜和善的笑……

——关于黑水

黑水是不想来的,可风师非要他来菩荠观,说什么谢怜的菜会让他有永生难忘的体验。他能怎么办呢,正好最近饿了。

事实无数次证明了,凡是媳妇儿阴测测地开始没事对你笑时,肯定不会没事。

黑水看着花城面不改色地吃了大半的万紫千红小炒肉,一筷接着一筷的,还认真地给了评价。黑水不禁有些动摇,迟疑着挑了一块看起来应该不是辣椒的,可能比较像肉的东西,夹了起来。他抬头看了一眼花城,花城也在看着他,依旧是那种玩味的目光,他们就这样对视着。这是绝与绝之间的无声的较量,两大最强鬼王的不为世人所道的决斗,黑水不能示弱,一狠心,把刚刚夹起来的东西塞进了嘴里!

然后?然后黑水输了。

所以鬼王谁最强已经不言而喻了吧……

——关于慕情

在花城的怂恿下,谢怜拿出了招牌的百年好合羹来到了中秋宴上。谁可以吃完一碗,谁就可以不花功德拉幕布。

信徒正好在演慕情的戏码,慕情又不想花功德拉幕布,但他怎么会在众天官面前丢脸呢?当然不会了!慕情选择吃百年好合羹。

他面带微笑地舀起一勺,塞进嘴里,然后面带微笑地拿过旁边风信的剧本,大声念道:“我|操|了,我真的是操|了。”然后面带微笑地指挥工作人员:“去拉幕布,功德算我殿上。”

的确,有的时候,一羹治百病。

——关于君吾

菩荠观新落成的时候,君吾也来了,看到人们狼吞虎咽地吃着鸡腿面的时候,他脸上的三张脸按捺不住了:

“走吧,去找谢怜烧百年好合羹吃!”

“不吃那个,吃玉洁冰清丸吧。”

“别呀,还是颠鸾倒凤汤好了……”

君吾忍无可忍,喝道:“吵什么吵,又不是你们吃。给我吃谢怜的菜你们就这么起劲啊。”

三张脸置若罔闻,继续热烈地讨论着,君吾也不打算再忍了,反倒是换上了温雅的笑,道:“我有手你们没有,再吵,我喂你们吃……”

世界瞬间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关于权一真

权一真一直不懂,为什么谢怜一直教导他不能打信徒,会扣功德的,但谢怜自己却要做菜去毒他们呢?

这样不是会扣功德的嘛……

——关于谢怜和花城

其实谢怜刚被贬的时候做饭还是很好吃的,是加了第二道咒枷之后才开始反人类的。所以,现在咒枷没了,童子功又没了(咳),谢怜不就没了法力,有了厨艺,标准的温柔贤惠小媳妇儿嘛……

不过也无所谓了,不管菜做得怎么样,花城都会去吃的,谢怜也只想做给花城吃。这样就够了,不是吗?

——关于舌尖上的天官

生活往往蕴藏在平常事物中,食物的背后永远是生活的奥义。食物的酸甜苦辣,就像是生活的喜怒哀乐,藏着秘密,有心酸,有感动,有青春年少的懵懂无知,有不顾一切的意气风发,但更多的,还是尘埃落定后的终有所属。

天官完结了,但属于他们的故事还在继续,谢怜会做更多的菜,但做的是什么,舌尖就无法再去记录,这是只有花城才知道的秘密了。

就像洛冰河做给沈清秋的面,就像蓝忘机做给魏无羡的湘菜,食物和生活,永远是密切相关的。

评论

热度(50)

  1. QingGan青柑北寻子都 转载了此文字
    甜!甜炸了